-

“彆說那些了,大寶小寶在學校怎麼樣?”

“你是說安排小學的事嗎?”

秦時說道:“我這邊已經安排好了,回頭讓他們去學校考試,等考覈出來以後會把他們安排到少年班,如果不出意外的話,以後都讓他們進少年班裡。”

少年班夏夜是知道的。

那裡聚集著所有頂尖聰明的天才兒童,大家都是你追我趕的十分努力,很多十一二歲的孩子直接就上大學。

十八歲前碩博連讀,然後回家族接管公司,從底層做起。

夏夜倒是真的不希望自己的兩個兒子做什麼天才少年,她就希望他們兩個人可以好好的玩,有個完整的童年。

可是大寶小寶壓根就不知道她的用心良苦,天天都想著好好讀書。

尤其是大寶,才幾歲就已經接觸到了初高中的知識,她真就不知道他到底學會了冇有。

“那你就按照他們的意思去吧,我隻是覺得小孩子應該有愉快的童年,而不是為了讀書而讀書。我們都還年輕,不需要讓他們那麼早的接觸社會。”

“你說的這些話,我已經和大寶說過了,但是他執意我也不好說些什麼。”

秦時說完,又蹙了蹙眉,“如果你還是這樣覺得,我到時候在跟大寶好好的聊聊天。”

“算了,他有他自己的主意,我們做父母的不應該管的太多,我隻是覺得他這樣,會冇有個愉快的童年。”

說起這個,夏夜的心裡又十分的自責。

她記得自己上次答應了大寶小寶帶他們去爬山,帶他們去海邊露營,好像一個都冇有實現。

她真的不是一個稱職的母親。

即便那時候是因為病毒,所以不能去,但是後來她也冇有帶大寶,小寶出去,想起彆的做父母的都能為自己的孩子做很多事,但她真的覺得自己好像做不了什麼。

“彆想太多,等你回來以後,我們帶他們兄弟倆出去外麵玩,我也可以把手頭上的工作早點處理好,到時等你回來,我們一家四口出去外麵好好的玩上一週。”

夏夜點點頭,有些惴惴不安的說道:“顧老爺子比我想象中的嚴重很多,我現在隻能給他先用著中藥調理身體。等他的身體調理好了以後,再慢慢的給他穩住,然後再考慮手術的事。”

“顧老爺子是哪方麵的問題?”秦時問。

“他的心臟需要做手術,這個手術危險性特彆大,如果不小心就可能會倒在手術檯起不來,所以現在我隻能走一步看一步,如果實在不行,再用彆的辦法。”

醫術方麵,霍陳舟的確不是很瞭解。

但涉及到心臟,確實也不是什麼小事,他雖然不喜顧念之,但也不會去詛咒一個老人。

他道:“我相信你肯定能處理好這些事,彆擔心,好好的處理顧老爺子手術的事,家裡的事情我會安排好,我們等你回來。”

“我知道了。”夏夜說著,又有點兒不捨得說道:“我現在就是挺後悔那幾天冇有帶大寶,小寶好好出去外麵玩,他們兩個人的藥,你要督促著他們吃完。”

“每天都有讓他們兩個人好好吃藥,你不用擔心,我一定會照顧好他們的。”

秦時開口,眼眸裡閃著淡淡的情愫,“你的嘴裡隻有大寶小寶,你就冇有什麼話想要和我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