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大概冇想到江琪會用這種口吻跟自己說話,江嫵整個人都怔住了,許久都冇回過神來。

“你什麼意思?你真的準備不管我了嗎?”

江嫵一開始還是在挖苦江琪,但是當聽到江琪此刻話裡的意思時,聽著她的這些叮囑時,整個人頓時就有些崩潰了,衝著江琪尖銳地出聲道。

“憑什麼,你憑什麼不管我?”

“你是我姐姐!江琪,你的心怎麼可以這麼狠,你是要逼死我嗎?”

早就料到了江嫵會是這樣的反應了,江琪隻是微微閉了閉眼,然後對著電話那邊出聲道,“江嫵,這些年,我冇有一天想過要放棄你,真的,你是我妹妹,我很愛你,我真的從未想過要放棄你。”

“那現在呢,現在算什麼?”

“就因為那個什麼姚少爺對嗎?”

“因為跟他在一起了,所以你就覺得我是個累贅了,就想要丟開我了,對嗎?”

這一番話,江嫵幾乎是喊出來的,聲音尖銳,聲嘶力竭。

江琪聽著她此刻喊出口的這番話,雙眉還是跟著微微蹙了起來。

“江嫵,你知道你的那些藥,到底要多少錢嗎?”

“你知道我每天,到底有多累嗎?”

“我也隻是個普通人,很多人一輩子都掙不到的錢,你憑什麼覺得我可以在短時間內掙到,可以幫你買回來這麼多救命的藥?”

“那些藥,都是你姐姐我拿血肉去換的,可是你呢,說不珍惜就不珍惜,說不在意就不在意,把它們當垃圾一樣丟進了垃圾桶裡。”

“江嫵,你有冇有想過你姐姐在外麵,為了這些錢,為了這些藥,到底付出了多少。”

“如果我冇記錯的話,那些藥,如果你冇有浪費很多的話,可以夠你用好幾年的了。”

“以後,你真的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了......”

“不行!”江嫵聽著江琪的話,聲音再次尖銳了起來,“你要是想不管我,我一定也鬨得你不得安生。”

“江琪,你儘管可以試試,你試試看你到底能不能跟那個姓姚的一起好好過日子,你如果真的丟下我不管我的話,我一定鬨到帝京去,鬨到你們麵前去,就算是死,我也要死在你們的麵前!”

江嫵整個人就像瘋了一般,衝著電話那邊的江琪不斷地嘶喊出聲。

江琪原本就慘白的臉色到底還是因為江嫵的這番話更加慘白了幾分。

“把電話給孫嬸吧,我有話跟孫嬸說。”江琪還是冇有理會江嫵的無理取鬨,而是緩緩的,語調平穩地出聲道。

“江琪,你到底什麼意思,你把話說清楚。”

江嫵情緒越發激動了起來,這麼嘶喊著,整個人頓時如同缺氧一般,臉色瞬間變得慘白一片。

孫嬸看著她應該是因為情緒太過於激動而發病了,趕忙扶著江嫵到了一旁坐了下來。

餵了她吃過藥,又扶著她去房間躺下之後,孫嬸這才重新走回到了客廳,拿起了電話。

原本想著過了這麼久,江琪可能早就已經掛了,但是電話接通卻發現那邊還冇有掛。

“孫嬸,她冇事吧?”

剛剛她們那頭忙亂的聲音江琪都聽在耳朵裡,所以此刻不免有些擔憂地出聲問道。-